我要投搞

标签云

收藏小站

爱尚经典语录、名言、句子、散文、日志、唯美图片

当前位置:2019斗牛棋牌 > 工程维护部队 >

大山深处的坚守:记陆军某工程维护部队

归档日期:06-27       文本归类:工程维护部队      文章编辑:爱尚语录

  新华社北京7月1日电(杨国发、王伟、谷永敏)“我是大山的战友,大山和我共度朝夕。我是洞库的生命,青春和洞库融为一体……”

  这是一首由陆军某工程维护部队自己创作的歌曲,这支部队的官兵常年驻守大山,他们很少被人记起,却一直默默地守护着祖国的安宁。

  乘车一路向北,穿过繁华似锦的北京城区,水墨色的山影渐渐变得青翠,在苍松翠柏间走进了歌中所唱的这座山。山上的环境人让人瞠目结舌,山里的故事让人潸然泪下。

  50多年前,这支部队的前辈们用锹和镐,在大山深处凿出了某国防工程的第一道洞门。从此,一茬茬官兵就坚守在这里,用青春和热血守护着大山,守卫着洞门。

  来到被官兵称作“峡谷第一哨”的哨所,哨兵陈文彬道出了山里生活的寂寞和无耐。

  从团机关到“峡谷第一哨”要走二十几里的山路,一部军用电话机承载着哨兵与外界的全部联系。上山守库4个月,陈文彬每天面对的只有和自己一起执勤的两名战友外加一条狼狗。120多天,他和战友说尽了所有的话,就连这条狼狗也开始视他们为无物。

  2014年6月,陈文彬的妻子临产。在大山里坚守了8年的他日思夜想,一定要在妻子分娩前赶到她的身边。

  按照预产期,6月中旬宝宝就要降生。6月7日这天,陈文彬几经周折,刚刚走出大山,手机里就传来了一条迟来的短信,“孩子平安出世,勿念”。信息是妻子2天前发出的,只可惜山里没信号。这让陈文彬既高兴又惭愧。等他回到家中,早产的妻子,正在给儿子喂奶……

  经历了这些,陈文彬说,他爱这座山也恨这座山,爱它是因为它的险峻能抵御敌人的入侵,恨它是因为它用险峻阻隔了太多的脉脉亲情。为此,陈文彬给儿子取名为“江山”,只愿在他长大后能够理解守山的爸爸,爸爸守护着绿色大山更守护着红色江山。

  与陈文彬的故事不同,“夫妻哨”哨长、四级军士长刘小兵的故事,听了让人心情久久难以平复。4年前,刘小兵带着妻子和3岁的女儿,一起进驻设在高山密林处的这个“夫妻哨”。

  因为长期生活在闭塞的环境中,女儿的性格渐渐变得孤僻。刘小兵曾几次把女儿送进山下镇子里的幼儿园,却被幼儿园老师告知,女儿害怕与其他孩子在一起,常常一个人躲在角落里摆弄手里的玩具。后经医院检查,确诊患上了轻度自闭症……

  前年,这个维护队组织文艺小分队到哨所演出,演员们看到刘小兵的女儿骑着一根木棍满院跑,问她最大的愿望是什么,她说她想骑一次在电视里才能看到的木马。骑木马,这个在城市孩子眼中无趣的游戏,在大山深处,却只是一个奢望。

  在这片山里,通信不便常常成为官兵谈恋爱找对象的一道障碍。该部三连连长王宁年近30,仍孑然一身。前两任女友皆因王宁“突然失联”和他分手。今年3月,有位热心人给王宁介绍了一个新女友,本来约好了周末来单位见面,结果周三王宁接到进山施工的命令后二话没说,一头扎进山洞施工去了。

  为保证水泥浇筑时不出现断层,施工必须进行不间断浇筑。偌大的工程,王宁带领战友整整浇筑了4天4夜。再出山时已是周一,还没来得及洗去脸上的水泥浆,王宁便收到了女友托营门哨兵传的口信:“像他这样随便‘玩消失’的男友,没人能接受得了!”

  听到这话,王宁跑到山里,把一肚子的委屈吼向了大山。“喊山”已成为该部官兵发泄情绪的一种方式,几十年来,眼前的这座山不知听过了多少委屈和无奈,然而,几声回音之后,他们依然留在了这里。

  “施工苦、施工累,施工最折磨人的要数粉尘灰。”在粉尘弥漫的坑道里忙活,官兵不一会儿就变成了“水泥人”,下工后身上脱下的衣服几乎能立起来。团里专门为每名官兵配发了防尘口罩,戴上只半天鼻孔处就现出了两个黑点。

  该部一连一台新买的洗衣机,官兵刚洗了几次衣服,就出现了故障。请来地方修理师傅一看,洗衣机底部沉积着一层已板结的水泥。修理师傅说,“这台洗衣机,简直让你们用成了水泥搅拌机了!”

  这就是工程维护兵的生活,远离尘嚣尽是寂寞。如今,新一代工程维护兵历经两次转隶移交后,正乘着改革强军的东风,继承先辈的遗志,秉承大山的品格,用澎湃的激情投入到了新的值勤和施工中。

本文链接:http://deandroid.com/gongchengweihubudui/66.html